马总就是正义。

© 回坑老咸鱼
Powered by LOFTER

【ME翻译】关于小马克的污术研究

并没有授权(

题目乱取,因为原文没有题目

有暗示Dom/Sub

大写的污!注意!

CP:Mark Zuckerberg/Eduardo Saverin


-

不知道为什么被和谐(

http://weibo.com/p/1001603922246031784847


戳链接↑

-

【ME续翻】Oxalá (天意/我愿)mpreg 02

六月的时候,Eduardo的父母叫他坐下来与他们聊聊。Amber在楼上睡觉而Eduardo最近睡眠已经得好多了。


“我们必须谈谈你的未来,儿子,”他母亲先开口了。


“你准备回哈佛吗?”他的父亲直接开门见山问道。“在你回答之前,你不得不考虑Amber。当你上课的时候谁来照顾她?你能够一边抚养她一边学习吗?”


“我……”Eduardo哑了口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
“你可以转学,”他母亲建议道。


“但这里的学校不是哈佛。”


“或者你去学习,然后把Amber留给我们。”


Eduardo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,他不想要抛下Amber,但他需要完成他的学业。


Eduardo...

【MS/ME翻译】Cautioned 03 完

-


“你要脱下来吗?”


“是的,”Mark深呼吸说道,尽管他的手不知道该继续还是收回,当Sean给了他一英寸回旋的余地。他克服了犹豫,不去重新思考事情怎么发展得这么快,突然间房间里的所有东西变得朦胧起来,然后Mark脱去了上衣,Sean再次朝他笑起来。


“你还好吗?”Sean问,他被逗乐了。


Mark转了转他的肩膀,想要控制它们,他说,“这没什么,不代表我不好。”


Sean靠过来,在Mark做更多解释前再次亲吻了他。这可能是出于好心的。Mark贴在Sean的嘴唇上低声说了一些话,Sean大笑着说,“我想要给你咬(你懂的),让我拿掉你的皮/带。”


“好,”Mark...

【MS/ME翻译】Cautioned 01

注意CP:Mark/Sean!还有Mark/Eduardo!

原文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26071?show_comments=true#comments

授权:

-

提要:


晚餐之后,Mark仍然想听听Sean还有什么必须说的。


 正文

-

“你想要去哪里吗?”Mark问道。

“什么,去吃饭后甜点吗?”Eduardo说。

Christy说,“我吃不下任何东西了。”

“他提到他可能去别的地方了,俱乐部或者别的什么,”Mark说道,他的视线扫到了饭店的大门,“我们可以再喝点东西...

【ME翻译】当Sean发现Mark和Eduardo滚了床单

未授权

求教LJ上怎么要授权来着……(我搞不懂那个


-

Sean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。Mark在Eduardo来之前已经睡过一会儿了——可能他又再次睡着了,但是Sean有一种感觉如果他不在五分钟之内找到他,Eduardo可能说服他一些重要的狗屁事情。Mark是一个聪明的孩子,但他容易被影响。Sean必须时刻在他脑海里留下自己的印记——那就是目的。

房间被透过窗户的余晖照亮,然后Sean听见淋浴器的声响,看见有什么人在床上。

是Eduardo,在被子底下,蜷缩在一边,没有穿衣服。他一条褐色的细瘦的手臂搁在枕头上,看上去很担心,即使在睡眠中。

Sean睁大了他的眼睛,眨了几下来确认,...

😆随手涂

还没写到肉,我就坑了

Eduardo动作缓慢地解开自己衬衣的第三颗扣子,将自己一半的锁骨以及大片的胸口袒露在空气中,他咬着自己的嘴唇,使它变得红肿,“Mark,你不觉得很热吗?”

Mark噼里啪啦编程的声音停顿了足足有一秒钟,之后才继续传来,听上去他毫不在意,“并没有。”

“哦……”Eduardo叹了口气,放过了自己早就被蹂躏发红的嘴唇,他起身去冰箱拿来一杯冰激凌和一个小勺子,无聊地靠到了Mark身边。

电脑光线的照射下,Mark眼中映满了奇怪的符号,全是Eduardo认为毫无联系的字母数字的拼凑,可同时又十分性感。没错,该死的,冰冷的,性感。Mark的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线,毫无表情,只有手在不停地运动。Eduardo...

都是写了,然后坑的,存一下

Eduardo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,又回过头看了看站在门口三个被雨淋成落汤鸡的“旧友”。哦,或许称不上旧友,他一个月前还在和其中一个混蛋打官司呢。

自己赢了六亿,乐得清静跑来新加坡,准备过上好日子了,现在他们居然在凌晨三点(没错,Eduardo是被敲门声吵醒的)站在他家门口说,Mark失明了,他需要自己。

Eduardo一度以为不是自己脑子出问题了,就是他听力受损了,所以犹豫再三他还是让这三个可怜巴巴的落汤鸡进了房间,也别管地板会被弄得多脏,按Mark以前的话来说,反正迟早会弄脏。

该死,他根本不需要记得这些废话的。

Eduardo跟着他们三个走进客厅,看Dustin和Chris扶着沉默...

都是写了,然后坑的

ooc那梗


Eduardo知道自己不该这么一惊一乍的,如果被他的父亲看到免不了一顿批评,可是现在的情况也太诡异了吧——他的前合伙人(还是已经闹崩了的)的大腿搁在自己肚子上,就算再轻也是有一定重量以至于把Eduardo压醒。暂且按照自己的推理,这是Mark,他以十分亲密的姿势,那头深色的卷毛埋在自己的胸口,嘴里嘟囔着什么乱七八糟的梦语,Eduardo可没有耐心去听他讲了什么。

对于前合伙人和自己可谓是缠绕在一起的睡姿,任何一个正常男性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,当然Eduardo也是如此。他努力揉了两把眼睛,然后缓缓闭上,肚子上的压力并没有散去,于是他便再次睁开眼睛。

还是一模一样的场景。...

我爱过你,我尽力了

1/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