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一个爱一个,开个坑随意坑

© 回坑老咸鱼
Powered by LOFTER

【MS翻译】Next You'll See Me Look Away

注意CP:Mark/Sean 和 past Mark/Eduardo

作者:Laenix

原文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759784

等待授权……



摘要:

Sean是一头女性狼族,最近离开了他之前的群体。Mark是一头男性狼族,想要得到Sean的帮助来带领自己的群体。然而,后来出现了吸血鬼。

(注明:Sean人类形态是男性,但是狼族形态是女狼。)


正文:


夜晚是最糟糕的,因为很安静。他的耳朵刺痛着,任何细碎的小声音对他来说都如同一阵轰鸣。每一次的呼吸似乎都产生了远远超过他本身的共鸣。


Sean不在自己的领地,他没在自己的群体中,这个理由足够让他被袭击然后杀害。这是他无法逃避的自然规律,甚至当他隐藏于城市中时。金属的墙壁,油腻的气体都无法阻止他汹涌而出的需求,他想要回到自己的同伴身边——和他们所给予的保护感中。


当他第一次吸食时,狼族的本性在反抗。十分艰难。那股混乱太可怕了,所以他发誓他再也不会再次尝试了。接着,惊人地,它胜利了,然后体内的她安静了。他终于可以呼吸了。


没过多久,她不仅开始停止反抗,而且还需要它了。无论何时他倒下太久,她都会焦躁不安,而Sean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了。


他并不以自己做的所有事而自豪——不是作为一个人类或者是一头狼——但是那些事或多或少都起作用了。都这样,直到那个晚上,在盈月期间,Sean Parker踉跄地从一辆出租车中走出来。他塞给司机几张皱巴巴的现金,作为带他来到天晓得这是什么地方的回报。他体内的东西变得疯狂,比以往更加迷茫。他需要去随便什么地方,只要可以停留,并且不会惹上——


他没有注意到他们,直到他的四面都被包围了。他们都是人类的形态,然后Sean开始希望他是被一些帮派的打手给袭击了。但并不,他们眯起的眼睛和弯腰缩起的姿态是不会弄错的。他不能像这样感觉到他们,因为体内的她离开太久了,仅仅只能激起一丁点。


“该死,”一个金发的说道,他的声音沉稳而平滑,“他太嗨了,简直一团糟,你确定吗?”


“我确定,”另一个声音说道,更为响亮、尖刻,口齿清楚。费了一段时间,但他认出了这个声音应该是领地的Alpha。


当她通过他的大脑好奇地观察时,他的肠胃有种移位的感觉。Alpha们通常不能良性竞争。但是如果是一个未交配的,Sean自己的狼性将会出现寻找潜在的而且适合Sean的配偶,他将会支持这个Alpha得到想要的任何事物,直到他找到机会逃跑——


噢。


他的目光锁定在了这个Alpha的人类形态上。他惊人得瘦小,几乎就像个孩子。他的皮肤过于苍白,他的嘴唇红润,无论怎么看他都是十分脆弱的。Sean怀疑了半秒钟这个人是否和他一样——完全分裂。*但他又同时如此男性化,非常明显,在他更加浓厚的气味中,在那双冷淡地被他眉毛的阴影锐化的蓝眸和他那评估性的眼神中。

*Sean以为Mark和自己一样,体内狼族是女性的,所以说是分裂。(毕竟萌萌的马总外表太有误导性


Sean沉浸在被他们抓走的想法中,甚至没有注意到那个Alpha是什么时候变换的形态,直到一头深棕色的狼在他身边打转。大鼻子嗅了嗅他的身体,对他手掌的气味不赞同地皱起。那个Alpha沉着地抬头看着Sean,当他抓过他的手握成拳头。


Sean没有变换,但不管怎么样另一个Alpha可以听见“她”了,并且她回应着他的注意。所以当他听见接下来几声咆哮还有许多爪子刮擦水泥的声音时,毫不意外地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。


————


他以“她”的形态醒来,这使他靠着从地面上凸起的岩石和枝条更加舒服。那些药丸还迷蒙着他的感官,他的大脑像被捣碎了一般糟糕,但是他仍然记得晕过去前发生的事情。他只是不清楚自己昏过去了多久。


现在正是夜晚,但可能不是同一个晚上。鉴于他的嗅觉还十分朦胧,他只能刮擦着地面。泥土被包装好来持续利用,周围的脚印不是人类的。Sean叹了一口气。Alpha们通常不会带其他人进入自己的领地,除非想要留那些人呆上一段时间。


变换了形态,Sean失去了感知色彩的能力,为了在夜晚能看得更清楚。他的夜视眼没有看见男性Alpha,直到他绕着尾巴转了个方向。由于对方的位置在一块高耸的斜坡处,Sean不得不抬起头,正对上他的眼睛。


“我真的希望我们没有操/过,”Sean直白地说道,“我们还有一部分是人类,所以迷/奸的法律也适用。”


这起了点效果,他听见了狼群中有几只发出了愤怒的抽鼻子声,但他们没有挪出阴影,让Sean可以评估形势。


男性Alpha说,“没有。”


“很好,”Sean回答道,“因为我已经有伴侣了。你得去找别人。”


“没有,”他重复道。他一跃向前,靠近Sean。他比Sean的体型大,作为一头男性狼族这很正常。可Sean知道在人类形态上自己的体型才更大,这的确挺刺激人的。


“恩,好吧是的,”Sean强调,“你可以闻出来,是吗?”


那只Alpha离得太近了,已经到了让人不舒服的距离。而他甚至不是以一种“我超级深情”的方式,更像是我他妈根本不在乎你有多不舒服。“我可以闻出你与另一个Alpha的联系,是的。但你没有在一个群体中,你离开了他们。你离开了你的Alpha。”


Sean大笑着露出自己的尖牙,“所以那应该给了你一个暗示,我有多忠诚。”


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咕哝,“是吧,我说过了。”


那不是一头狼人,他闻起来是黄铜和龙舌兰的味道。他瘦长的身形粘附着长长的阴影,几乎没有自然生物的气息,或者说——没有黑色素,事实上。


Sean爆发出咆哮声。吸血鬼。


狼群突然行动起来,围绕着生物。但让Sean惊讶的是,那是保护性的,而不是进攻性的打转。他们的尖牙都指向着Sean。


他用了一点时间来消化这个信息,然后爆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哄笑,“这他妈什么鬼?”


“Eduardo是群体一员。”Alpha说道。


“那不可能,”Sean厉声说道,“只有狼族才能够成为群体一员。那个东西,”他用鼻子指着那个叫Eduardo的东西,“只是个宠物保姆。”


“嘿,小心点!”一头红褐色的狼咆哮着,“Wardo是我们的朋友。”他开始冲向前,但是吸血鬼用一只手触摸了下那只狼的颈背,于是它停下了。眼前一头狼听从一只吸血鬼话的景象让Sean感到恶心。


他转回面向那个Alpha,“这是什么?”他问道。


“这是我的群体。我想要你成为其中一部分。”


他立刻回复道,“滚开。”


Alpha并没有打消念头,“我们可以等你。”


Sean摇摇头,“我认真的,我不会加入。这不是一个群体,你们有个——”


“这是个群体,”Alpha坚定地说道,Sean根本无法反驳,“我们不一样。”


不一样。新的。从没听到过。
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Sean问道,他想了解这个好高骛远的人。


TBC.


Sean带嘲讽的语气简直萌

马总这篇气场全开,不愧是群里带头的(帅炸

搂走委屈的吸血鬼小花朵和可爱炸毛的达达

评论 ( 7 )
热度 ( 10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