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一个爱一个,开个坑随意坑

【ME续翻】Oxalá (天意/我愿)mpreg 02


六月的时候,Eduardo的父母叫他坐下来与他们聊聊。Amber在楼上睡觉而Eduardo最近睡眠已经得好多了。


“我们必须谈谈你的未来,儿子,”他母亲先开口了。


“你准备回哈佛吗?”他的父亲直接开门见山问道。“在你回答之前,你不得不考虑Amber。当你上课的时候谁来照顾她?你能够一边抚养她一边学习吗?”


“我……”Eduardo哑了口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
“你可以转学,”他母亲建议道。


“但这里的学校不是哈佛。”


“或者你去学习,然后把Amber留给我们。”


Eduardo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,他不想要抛下Amber,但他需要完成他的学业。


Eduardo的母亲将他的手与自己的握在一起,“她和我们在一起会好的。”


那天晚上,Eduardo放下Amber,想知道他是否可以离开她独自存活。他会非常想念她。她是他的孩子,他的小公主。


Eduardo尝试去解释这个。如果他现在不去,那他可能将永远也不会去了,或者如果他这么做了,回去完成学业将会随着时间的推进越来越难。如果他带着Amber去,那他就不能集中注意力,可能会以失败告终,或完成不了作业。如果他离开了,留下自己的女儿,好吧,Eduardo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做到。



“Eduardo,”他母亲的声音穿过门板传来,“我能进来吗?”


“当然。”


Eduardo很像他的母亲,Maria Saverin对巧克力情有独钟,全身心投入自己所爱。她理解Eduardo胜过任何人。当她走进来,她脸上的表情写着,她明白。


“我的Eduardo,”Maria的声音柔软温顺,坐在Eduardo身边,她看着他直到将手指穿过他的头发,“亲爱的,这是你的选择。”


“我不想离开她,”Eduardo哽咽着,将脸埋进了他母亲的肩膀。


“嘘,没事的。会好起来的,我的爱。”


“我不知道怎么做。”


“你总想着回来。”


“她是我的女儿。”


“这是你的人生,Eduardo。已经快四个月了。”


“但,我离不开她。”


“你可以的,我们会好好照顾她。我们可以每天打电话给你,视频聊,然后你会完成你的学业。我了解你,亲爱的。我知道你想要这个,这没有错。为你自己争取一些东西并没有错,”Maria搂住了Eduardo说道。


“可……可我会想她,”Eduardo坚持因为……她是对的,他想要这个。他想要哈佛,但他的孩子,他的女儿,他只是太爱她了。


“她也会想你,”她停顿了一会儿才找到合适的措辞,“Eduardo,你想要这个,我看得出来。你想毕业,你会毕业的。你会的,Eduardo。”


“妈妈。”


“没事的,真的。”


-


九月,Eduardo回到了哈佛。一切都已物是人非,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回来了。


当Eduardo拿到他的成绩,他还是班里第一。那些日子里他得到了一个非常棒的实习,是可以真的得到工作的那种。那段时光他与家庭一起分享,通过视频聊天看到自己的女儿已经让他满足。Eduardo认为她长大得太快了,想自己可能错过了她人生中那些重要的,独一无二的时刻。但是那段时间,Eduardo告诉自己去看看未来的图景,他有理由让所有事情走上正轨。


在那段好时光里,当Eduardo遇见了Chris。他享受加入公司,一扫之前的担心焦虑,他感受到了充实。他们讨论各种事物,学校、政治、天气。Chris从来不会提起Mark,Eduardo也不会说起Amber。

那段时光真的十分美好。


很有趣,但是Eduardo可以发誓有时他能够感受到这是很棒的一天。当他醒来时,可以从骨骼中感知到。那些关于美好时光的事情可以预见。Eduardo通常能感受到大多数的不是十分美好只是很平淡普通的日子,因为没了它们,一切都似乎毫无生机。


Eduardo在这里很孤独,或者说他认为没有他女儿的地方都很孤独。所以即使这些日子他过得不错,但Eduardo想变得更好。这段日子值得他的努力,因为比起这些时光,Eduardo同样拥有过糟糕的,真的很可怕的,痛苦到撕心裂肺的日子。


糟糕的时刻是当Eduardo坐在他的宿舍里,想念Amber的呼吸或者笑声,甚至是她的哭泣;当他透过视频忍不住哭出来,然后不得不登出,因为在泪水的遮挡下他无法看清屏幕。他只是太想念她了,太想了。


真正可怕的时刻是当Eduardo知道他错过了那些重大的事情。就像有一次,他母亲发给他一张照片是Amber站在她的婴儿床上。那是十一月中旬,Eduardo正要写报告。天气很冷,当他收到母亲的邮件时,Eduardo没有睡好。他的呼吸哽在喉咙中,他的心脏几乎要停止,他能想到的所有便是他错过了这个。很痛苦,Eduardo想要抛开一切回到他的孩子身边,当他回拨电话的时候,手止不住地颤抖。


“妈妈,”Eduardo哽咽了。


“亲爱的,你哭了吗?”她充满担心慈爱地问道。


“没,没有,”他撒谎了,举起袖口擦拭自己的眼睛。


Maria在电话那头叹息,然后说道,“她也想念自己的爸爸,所以你最好做得好点,然后赶快回来。”


“一个月。”


“四周,然后你就回来和我们一起了。”


Eduardo可以听见他母亲有点远的声音说了许多,像是“甜心,和爸爸说你好”,接着Amber的声音传过来,她在笑,Eduardo可以想象出她几乎在拍手微笑,也可能流口水因为她是一个婴儿,那是她会做的。他需要这些。


非常艰难,比他想象的还要艰难,但他可以熬过这些时刻。而另一个时刻,那个Eduardo没有预见到的时刻真正地,侵袭了他。


那个时刻来临时,Eduardo希望自己死了。不是那些想念Amber的事情侵袭了他。不,他还没有准备好。他有计划,甚至Eduardo认为什么都伤害不到他,他总能熬过去的,因为他有计划。是另一件事,那件Eduardo完全没有预料到,也没有准备好的事。


路过Kirkland的门前的时刻,回忆提醒着他飞快地上楼就能见到Mark。他怀念过去的所有。Mark的声音在他脑海中盘旋提醒着Eduardo是怎么给Mark任何他想要的。是这个……这个还不够的感觉,这个和侵袭他时一样槽糕的感觉。这提醒着他的感受,当他第一次对自己承认的时候。那些当Mark睡着时,他低声说出的话语。第一次想着“我爱他”和第一次在Mark睡着时说出来,一切都历历在目。他记得自己的胸口鼓胀,害怕,兴奋,焦虑,还有安心。Eduardo记得他对Mark所有的感受。站在这片土地上,他记起了那段最快乐的回忆。那段明亮的,色彩鲜艳的回忆。


他还没有准备好,没有准备好自己仍然想念Mark。


Eduardo感受着自己的心脏在承受失去的痛苦中扭曲。


他想要尖叫,想要回到一切都还单纯的时候。


Eduardo想要Mark知道。


Eduardo想要Mark关心。


但是你不能强迫人们做他们不会做的事情。而Eduardo仍然无法停止想到Mark,因为他不仅仅是Eduardo爱着的那个男孩,他还是Eduardo女儿的另一个父亲。他使Eduardo想起他向往的所有。放手这些所有的事情太艰难了,因为他总想到它们。


因为这不只是他现在想念的,也会是在未来想念的;因为他最终会搬离父母的家;因为这总会来到他和Amber的面前,而Eduardo一直期待着和一个他爱的人组成大家庭。他总能想象出那些画面,在沙滩上建城堡,谈论家庭相片,做所有对许多人来说平常的事,但他想要却无法拥有。因为Eduardo是一个单亲爸爸,他的家庭只会有两个人,他接受却不是真正想要这些。


-

十一月终于,终于过去,到了十二月,他作为哈佛学生的最后一天。他毕业了。他做到了。



TBC.

这个作者真的好喜欢排比句(翻完这段唯一的感觉……

评论 ( 18 )
热度 ( 46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