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一个爱一个,开个坑随意坑

© 回坑老咸鱼
Powered by LOFTER

【MS/ME翻译】Cautioned 03 完

-


“你要脱下来吗?”


“是的,”Mark深呼吸说道,尽管他的手不知道该继续还是收回,当Sean给了他一英寸回旋的余地。他克服了犹豫,不去重新思考事情怎么发展得这么快,突然间房间里的所有东西变得朦胧起来,然后Mark脱去了上衣,Sean再次朝他笑起来。


“你还好吗?”Sean问,他被逗乐了。


Mark转了转他的肩膀,想要控制它们,他说,“这没什么,不代表我不好。”


Sean靠过来,在Mark做更多解释前再次亲吻了他。这可能是出于好心的。Mark贴在Sean的嘴唇上低声说了一些话,Sean大笑着说,“我想要给你咬(你懂的),让我拿掉你的皮/带。”


“好,”Mark说,然后换了一大口气,是的,这对他很有用。


事实证明Sean吸yin茎就和他做别的任何事一样非常有勇气,就好像他知道他做得是对的。Mark没有完全脱下他的裤子,当他收缩手指抓着Sean光/裸的肩头时,他的皮带蹭进膝盖的后面。


当Mark要射出来时,Sean突然停下了动作,爬起来,将自己的yin茎放在Mark的yin茎边上摩擦,坚硬地抵住他的腹/部。Sean轻咬Mark的下巴,骨头倾斜的地方磨蹭自己的牙齿,慢慢挪到Mark的耳朵,火热地喘/息着,问道:“要帮忙吗?”


这耗费了一些试验和错误还有不成功的开始,但是最终Mark用手掌包裹住了他们两个,并没有让Sean的yin茎顶端从自己的拳头中滑落,然后当他们一起高/潮时,Sean在两具被弄脏的身体间亲吻了他。


“你在哪里学到那个的?”当Sean听Mark的喘气,嘴唇在他的脖子边徘徊时,Mark问道。


“什么?”


“你的嘴。”


Sean低笑起来,Mark可以感受到手臂边笑声的颤动,当Sean呼出一口气时,Mark的皮肤一阵冰凉。他说,“你应该来Palo Alto。”


“你认为我们应该离Stanford更近?”Mark说,“MySpace不是在南面更远一点吗?”


“当然,”Sean说,“但是Palo Alto教会了我所有东西。”


-


几周前,Mark没有过被一个女孩推到厕所隔间只为了看她跪下来。在今晚之前,他也没有过打车回自己的地方在凌晨四点,在一场可能是科技界中花花公子即兴夜晚之后。


可能在Palo Alto之后,Mark可以总是吃得很好。


“你说是这里吗?”司机从他的座位中微微侧过头来问道。


“恩?是,是这里,”Mark坐起来说道,“谢谢。”


-


“你睡过头了,”那是Mark早上听见的第一件事,他抬起他的脑袋,然后看见Eduardo从床头柜上拿起他的手机,关掉了闹钟。


Mark打了个哈欠,赶走他脑海中的一团糟,“什么时候了?”


“八点三十,”Eduardo说道。他在床垫的边缘弯下自己的膝盖,“我们必须在回到波士顿之前吃早餐,你还好吗?”


Mark侧躺在床上,给了Eduardo一点地方可以坐。他靠着床头板伸直了背脊,腿在他前面舒展开来,Mark说,“我比我想象得更醉。”


“你不舒服吗?”


“鸡蛋,”Mark说,“鸡蛋还有橙汁,我就能再次崛起了。”


“这边附近有个地方我想你会喜欢,”Eduardo说,弯曲他的膝盖近到可以碰到Mark被子底下的大腿。“那个地方怎么样?还开着吗?”


Mark上楼的时候太累了,而没有去检查,“那很棒。”


“昨晚,对不起。”Eduardo说。


“你不喜欢Sean,没关系。”


“我没有说过我不喜欢他。”


“你没有。”


“但他对名字的说法是对的,”Eduardo承认了,他完全不顾自己的西装然后倒在床上,“我们要看看是否从广告商那里收到回复,然后我们可以听听Sean告诉我们更多关于他要往西面发展的想法。”


Sean。他是对的,所有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在加州等待,他们应该要解决怎么去那里发展。Mark说,“我仍然不认为我们需要广告,见面不会进展顺利的。”


“我们就是看看可以吗,Mark?”Eduardo沮丧地跳起来一点。


“好吧,好吧,”Mark说,伸手去安抚Eduardo的动作,他的脑袋仍然有些混乱。提示:性爱并不能抵消宿醉的痛苦。他不应该喝最后一杯酒的,Mark缓缓吸了一口空气,接着闭上眼睛。他的指尖搭在Eduardo一边。


他说,“我也抱歉。”


“是啊,”Eduardo说,“让我们怪在纽约头上吧,过去几天我们做的够多了,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工作,你都没有睡够。”


“我很好。”


“我们很累了,你很累了,”Eduardo说,看着Mark叹气,“不管怎么样,早餐呢?”


当他开始挪动时,挤出床边,Mark伸出手臂去阻止,“等等,等一下。”


Eduardo皱起眉头,停住了,“你不舒服。”


“我没有,”Mark说,紧闭了一下自己的眼睛。好吧,他有点不舒服,“我只是——你需要冷静。”


“让我给你拿点水,”Eduardo说,再次要站起来。


“我需要你,”Mark说,他的手滑下去抓紧了Eduardo的手指,“Wardo。”


Eduardo点点头,再次躺回床上,靠的很近呼气着。Mark缠绕着他们的手指,闭上眼睛,他还没有适应灯光,他问,“Christy在哪里?”


“她在洗澡,”Eduardo说,“然后她说她想下楼去找咖啡喝。”


“你要去吗?”


Eduardo安静了,他转了一点身体没有引起大声响,他说,“不,她会回来的,我可以待一会儿。”


“好,”Mark说,再次放松下来,“很好。”




FIN.


评论 ( 5 )
热度 ( 9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