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一个爱一个,开个坑随意坑

【MS/ME翻译】Cautioned 02



-

“你好,”Sean大喊大叫着,他可能正在去夜店的路上。


“我想要钓上800磅的枪鱼。”Mark说道。


Sean问,“Mark?”


“是的,是Mark——Zuckerberg。”


“你用了我的名片,”Sean说,然后Mark可以听见他声音中得意的笑。Mark注意到了,Sean喜欢笑着说话。这是第一件在注意到他的信心之后的事情,Sean充满了自信——在他的描述中,在他的想法中。Mark想要知道更多。“现在你要说什么?”


“我不喜欢鳟鱼,”Mark说完Sean大笑了起来。




Sean住的酒店房间比Eduardo帮他们订的房间要好几倍多。


“只要我在这个城市,我就想要住在这里,”Sean说,“他们招待我比别的地方好多了,就像第二个家一样。


“当我在纽约的时候,我通常在别人地板上睡觉,”Mark的手划过角落桌子平滑的表面,“地毯和硬木可能就是我的家。”他对于Sean拥有对一个人住许多晚来说这么大套房感到惊奇,“这很大,你还在做一些项目吗?”


“我银行里还有一些钱,”Sean说,脱下他的外套,躺在了对角的椅子上。


“印象深刻。”


给了他一个得意的笑容,Sean说,“你因为钱觉得印象深刻?”


摇了摇头,Mark说,“因为你没有工作还敢这样花钱。”


“我有工作,”Sean说。


Mark说,“我也有工作,但我现在还是靠泡面和希望活着。”


“你今晚吃得很好。”


“顺便,谢谢你——晚餐。”Mark停在桌子边上,看着Sean脱掉他的鞋子,在房间里转悠,走到了空着的地方。


Sean说,“我的荣幸。我必须留个好的印象,不是吗?”


“任务达成,”Mark说,然后无所事事在桌子上地按他的指关节,感觉太迅速了,他清了清嗓子,“你要睡觉了吗,或者。我以为你要呆在俱乐部

里,如果你要睡觉了,那我——”


“你想做什么?”Sean打开迷你冰箱门背对着Mark问道。


“通常?”Mark问。


Sean看了看周围,再次微笑起来。他说,“从开始说,”然后拿了一瓶酒,“冷冻过了,白的可以吗?”


“可以,”Mark说,他的头脑中对于晚餐喝的太多的苹果马提尼仍然有点轻微地嗡嗡声,但是Sean在给他。


Sean拿出两个杯子,每杯都倒上酒,把瓶子放在一边,拿了其中一杯给Mark,他说,“这是我最喜欢的白葡萄酒黑比诺一种,我去年还不怎么了解酒,但是现在我尽量不去纳帕和索诺玛到处尝尝。你了解酒吗?”


“在学校晚上没有喝过盒子以外的酒。”


Sean轻笑,“你应该来葡萄园,你会喜欢的。我会把这个列入你应该在加州做的事的单子上,女孩们也喜欢那些对酒了解的男人。”


“Wardo认为你很自大,”Mark说。


Sean想了想,再次抿了一口然后说,“你认为呢?”


“我不在乎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Mark吞了三次喝完了他酒杯中剩下的酒,将它放在了角落的桌子上。


“这就是为什么你给我打电话了而他没有吗?”


“他有,”Mark开始说,然后重新思考了一下,“他的女朋友和我们一起在城里。Christy,你现在知道了,他们想要晚上早点的时候一起找你,我告诉他我可以和你谈更多。”


“那很好,”Sean向前一步,说道,“你们两个是个团队,很好。你的网站有巨大的潜力,如果每个人都上这同一个网站,只会变得更好。


“Eduardo也在,”Mark说,“我们去掉了名字里的‘the’,他同意了,你是对的,那更简单。”


“人们喜欢简单的名字,方便去说,更方便去记忆,总是要避免绕口的,”Sean喝了更多酒说道,“除非那是你想要的。”


Mark呼出一口气,把目光移开然后转回来,Sean似乎也十分喜欢眼神交流。


“你喝完了?我还有许多,”Sean拿着他的杯子说,还里面没多少剩下酒。Mark缓慢地拿过酒杯,当他换手的时候,他的指尖无意中碰到了Sean的。他斜过自己的脸转回液体,当他再次抬起头,Sean仍然在看他,Mark拿起了他自己的第二杯,吞咽着。


他说,“为什么你认为我们必须去加州?”


Sean的嘴角扬起,Mark的视线飞快地移开——到另一边,下面,看到了床上Sean的外套,他衬衫最上面一颗扣子没有扣上。Sean说,“嗯,看看这个公司,苹果还在那里,谷歌,每个人过去五年最喜欢的故事。”


“现在太早卖掉了,是吗?”Mark收缩他的目光问道。


Sean说,“现在卖掉比放广告还要糟糕……”


“Wardo不想要我们输在这个上面,他投资了这个——”


“——我是说,这传递了一个信息在相同的舞台上,每个人都知道怎么投资一些东西比如Facebook。”Sean的手背碰到了Mark,放在了他的腹部,向一旁滑去,就像他句子里的重点,他重复了一遍又一遍,他说的越来越长,“你还没有了一个大多数人可以看见的网站,至少如果你搬进了MySpace的后院,他们知道你是认真的。”


Mark抓住了Sean的腰当他的手再次向前轻拂来戳了另一下,他继续放松,说,“你想要我去加州威胁他们。”


“其中一个,”Sean说,那抹得意的笑又回来了,“Eduardo让你这么做吗?”


“他不是我爸。”


“那不是我想的。”


“Mark是个聪明的人,然后他合逻辑地向前挪动来使其言之有理。这是最快的方法来证明观点。当Sean回吻他的时候,他还是有点震惊了,他很快吸了一口气,在Sean的嘴中喘气着,当他的手松开更谨慎地滑到Mark的腹部。当Sean触碰他的时候,他更加震惊了,直到他感到自己完全能够注意到地动摇了。当Sean摸到了连帽衫下的皮肤,Sean手指冰凉的触感使Mark在喘气间咒骂。


“操,”Mark低声说道。



-

TBC.

评论 ( 2 )
热度 ( 6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