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一个爱一个,开个坑随意坑

© 回坑老咸鱼
Powered by LOFTER

【ME翻译】当Sean发现Mark和Eduardo滚了床单

未授权

求教LJ上怎么要授权来着……(我搞不懂那个


-

Sean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。Mark在Eduardo来之前已经睡过一会儿了——可能他又再次睡着了,但是Sean有一种感觉如果他不在五分钟之内找到他,Eduardo可能说服他一些重要的狗屁事情。Mark是一个聪明的孩子,但他容易被影响。Sean必须时刻在他脑海里留下自己的印记——那就是目的。

房间被透过窗户的余晖照亮,然后Sean听见淋浴器的声响,看见有什么人在床上。

是Eduardo,在被子底下,蜷缩在一边,没有穿衣服。他一条褐色的细瘦的手臂搁在枕头上,看上去很担心,即使在睡眠中。

Sean睁大了他的眼睛,眨了几下来确认,小心地保持不发出一点声响。

所以,可能Eduardo只是在睡觉,刚好在Mark的房间里,因为他们给Eduardo的客房太远了,而他太累了。睡着了,当Mark在洗澡的时候,他的衣服在床边的地板上堆着——Sean认出了他的菲利普斯埃克塞特T恤衫。

或者,可能他们搞过了。

Sean想了想——这怎么发生的,在他们之间,他听见Eduardo绝望的吼叫穿过门板——Christy疯了,她嫉妒,不讲理……我……我怕她。一分钟后Mark说道,我想要……不,我需要你到这里来。不要告诉他我说了这个。

Sean咧嘴笑起来,Mark操了Eduardo。那就讲得通了,Sean生气自己居然之前没有发觉。


他悄悄关上门走出去,斜靠在墙上,头脑在飞转。最后,他再次笑起来,十分愉悦从容,接着离开了那里。

“Dustin!做两杯饮料,”他喊着走进客厅。Dustin从电脑面前跳起来,很高兴这么做——他已经努力工作了十个小时了。

“女士们,你们是否介意……”他把她们推出门,把大麻烟斗拿走,把这两天里编程的,吃的,吸烟的垃圾堆都清理干净了。

“所以,Dustin……”他说,当Dustin将糖和酸放进了一个调酒器中,“Eduardo……他是Mark一个很好的朋友,是吗?”

Dustin给了他一个怀疑的目光,瞪大了眼睛,然后上帝证实了这点,但那很有意思当Dustin回答,“我是说,是的,我猜。”

“那让我太惊讶了Wardo这个暑假没有来这里,这不像他。”

“他有实习,”Dustin说,声音低沉,就像他知道Sean在玩什么把戏一样。Dustin不是一个傻子。

“是啊,但是,只是……公司在这里,Mark在这里。”

“Mark会懂的,”Dustin说道,然后在Sean说出下一句话之前离开了房间。Sean挪到了厨房的柜台,看了看他的手机,微微笑起来。之前可能太容易了,但是这,这就是一个笑话。


-


他第二天什么也没说,让Eduardo卸下他的防备。最后,在星期天的晚上,Mark正在工作,Eduardo在拿出一些食物,弯腰把几杯泡面放到放到橱柜里。Sean研究了一下他的屁股,是的,他可以想象Mark多想要拍打它。不过太糟糕了,这再也不会发生了。

“嘿,Wardo!”他说,假装开心的样子,滑到了柜台上,摇晃着他的双腿,“希望你可以看到,现在,你知道……这并不是什么游戏,在Palo Alto在这里,我们也在做一些工作,足够了。”

Eduardo点头,仍然没有对他微笑,但是也没有完全无视他。

“Mark工作得最努力,”Sean加上一句,感受着狩猎的无比的快感,“他这个夏天只带了一个女孩回来!才一个!”

Eduardo僵硬了一会儿,但是还是继续拿出食物。噢,他很好,尽管Sean更好。

“一个女孩?”他问道,声音很勉强。 

“但我说,谁能责怪他呢……她可是一个维密的模特。”

Eduardo发出哼声,但听上去是个假装,听上去十分无力,“Mark不会操一个维密的模特的,他可是Mark。”

“是的,你是对的。更像是她在操一样,上帝啊,她在尖叫……”他突然停下,大声笑了很长时间。Eduardo紧紧盯着冰箱上的污渍,但是Sean看见他的手握成了拳头。

“谁知道他在床上这么棒呢?”Sean说道,仿佛他可以真的看见Eduardo心碎,质疑自己,质疑Mark,然后得出结论Sean想要他这么做。不像是Mark曾经真的给了他一个理由不这么做。

Eduardo点头,然后拿出一罐浓汤,将它小心地放到了柜台上,然后他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房间。 

Sean拿起了那个罐头,研究了一会儿,自己大笑了起来,真实的大笑。


上楼,他可以隐隐约约听见他们——Eduardo声音提高了,Mark单调的自卫性声音在他之后响起。他听到了一些关于他妈的模特,然后是你怎么可以,最后,是的——那个Eduardo Saverin基金投资。完美。

他走到了厨房外面,拿起一杯Dustin留下的玛格丽特。Dustin也在听着,表情坦率又害怕,就像一个听到父母吵架的孩子。

“我相信他们会解决的,”Sean说道,点头,声音几乎夹杂着自以为是的傲慢。Dustin没有看着他,只是蜷在沙发上将膝盖拉到了胸口。

“我有时候真他妈讨厌你,Sean,”Dustin说,埋在他膝盖中十分安静。Sean轻笑。

“Eduardo也讨厌我,Dustin。”

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当Sean走去他自己的卧室的时候,Dustin问道。

Sean耸肩,“可能你应该更小心点。”

Dustin摇了摇他的头,不敢置信,但是什么也没有说。Sean仰面躺在他的床上微笑着。他不需要,但很有用。加上,这挺有意思。把这些碎片拼起来,一一击倒,然后看着他们坠落。


-


第二天早上,Mark下楼,脸色苍白,像是缺少睡眠或者别的什么,有一种情绪Sean不能准确地定义但似乎十分接近悲伤。他停咽了几次,然后说道,“Sean……Sean,是时候重组了。”

Sean咧嘴笑了。




FIN.


我好喜欢这篇小短文的风格来着(不要打我

评论 ( 17 )
热度 ( 41 )
  1. 御手洗灵异回坑老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科欧_r6o回坑老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