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一个爱一个,开个坑随意坑

© 回坑老咸鱼
Powered by LOFTER

【MS翻译】当你嗨的时候什么都无所谓了

未授权翻译

主要……我找不到原文地址了(给跪


-

当你嗨的时候什么都无所谓了

-

Mark在工作的时候给Sean发短信。他不想要整天看着别人的丑恶嘴脸来破坏他美好的一天。或者他想知道为什么他在工作而Sean却在家里开派对。Sean说过一些关于人才分配的话题,然后Dustin就佯装咳嗽,嘟囔道“懒惰的家庭主妇”之类的话。

我想要回家,可以睡在一张床上,没有那些你太嗨了或者吃东西突然昏倒然后留下的碎屑。这真是太可笑了。

这不是第一次。Mark不高兴地盯着他收件箱里Sean的照片,瞳孔放大,嘴-唇-红-肿,可能和背景里哪个年轻女孩刚刚搞过。

冷静,兄弟!!!!!!!派对在你回家之前肯定早就结束了。

Mark心情很好,而Sean这么做听上去是在挑战他。

-

通常当他转动钥匙的时候,伴随着开门的吱呀声与门往后摆的合上的只有柔软的打鼾声。这次,吵闹声和刺眼的灯光让他的眼睛还有耳朵灼-烧起来。

当看见Mark的时候,Sean猛地完全停住。

“操操操操,”他火急火燎地开始尖叫。“Mark,Mary,妈妈回家了!快,快,快把土豆条拿走,放到桌子上去……桌子……他会认为你是个盘子……如果你想要,可以从我裤子底下爬过去……”

Sean对一个漂亮的女孩指手画脚,然后向Mark挥手。

“Maaaark!没什么的,兄弟,你可以成为这个加入派对……”

不出意外地,人们在一小时之内陆陆续续离开。就连一个躺在沙发上睡着的带着倒过来帽子的脸圆圆胖胖的少年,也被Sean堪比好莱坞恐怖电影的咆哮给赶了出去。

“Mark,Mark。”Sean拉着他的手臂——他现在就是一只小狗狗,不再是一头狼;Mark发现这些变多的宠物举动非常奇怪,但居然很讨人喜欢。好吧,只有一点点。

“我解决了你这些狗屁事情。”

Sean跪在地上,用双手捧着大麻,完全信任地抬眼看着Mark。

Mark叹息道,“我不会这么做的,Sean。”

“来吧,Mark,一点点!生活变得超棒!这东西能让我们开心!”

Mark叹息。

Sean噘嘴。

Mark再次叹息。

-

Sean被光亮包围着。整个房间就像是俱乐部里那么闪亮;Mark不停地咳嗽,但他笑得就像一个疯子。这很讽刺,当然——他感觉从没有这么清醒过。

Sean仍然凝视着他,用他那双骗人的无辜的眼睛——Mark将手慢慢没入他深色的卷发中。

“你真漂亮,”他愉悦地说道。“就像,像,像天使和光环一样,像,光环的特效,像电脑屏幕,那些代码一个个出来,是的,你就像窗上的方程式一样。”

Mark意识到他在乱说了,但他总是这样,所以有什么关系呢?

Sean的瞳孔放大。

“Mark,”他喊着,这一点也没什么奇怪的。“Mark,嘿,你很有钱又有名,我不工作了,真的,所以我可以成为你的追星族么?”

Mark之前并没有真正与追星族接触过,但他模糊地记得之前他听到过一次这个词。

“只要你和我做,”他兴奋地喊着回答,确保声音穿过八厘米的距离,从他的嘴到Sean的耳朵里。

Sean看上去很高兴。

“没问题!”他回答,“我很擅长这个!”

他解开Mark的裤子拉链,有兴趣地看着Mark正在勃-起的阴-jin。

“Mark,”他喘-息道,“这个,很大。你都可以在上面放个森林了,就像,真的,我感觉现在就有一棵树在长大。”

Mark并没有看见,但是Sean的嘴似乎变成了一个漩涡,用巨大的力量牵引着他贴上去。

“嗯……”Mark向前凑过去。操,那感觉太棒了。

Sean一只手滑向他的大-腿。“我会是你最喜欢的追星族,”他低语道,嘴唇张开一个完美的O字形围绕着Mark。

他只能听到低沉的哼声——他感觉他的阴-jin的末端都被吞-入,一阵阵快-感侵袭着他的大脑。Mark抓住Sean的肩膀,轻轻地推他,更加深-入。

Sean看上去很享受,他的舌头在Mark阴-jin的下侧用力舔压——他吸得很努力,眼神变暗,与他们周围闪亮的灯光形成了强烈的对比。

Mark急躁地低-喘,将Sean推倒在地板上。他跪在他上方,重获自由的阴-jin给周围的空气增加了火热的氛围。

世界充斥着鲜艳的颜色——没有形状或者轮廓,只有模模糊糊的阴影。Sean带领着他。

一些冰凉的东西附着在他的东西上——他碰开了Sean的灵活的手。那紧致包围住了他——他发出低吟,更加用力地冲-撞进入Sean身体的温暖中。

他被火热包围着,一种令人烦恼又愉悦的动力萦绕在他体-内——他急切地喘息,等待着得到满足。

“Mark,”Sean说道。他说话的方式,就如同啜-泣一般,或是喘气,这超出他表达范围太多了。他更深地探入包围住他下-体的火热中,用力地挺入直到Sean再一次哭喊着“Mark”,然后他感到了一阵舒畅划过他的胸腔,腹部,脊椎。

他回应了,旋转着推入,品味着包裹他的美味的热量和感官上纯粹的颤栗溢出他的皮肤。

在陷入恍惚前,他模糊地意识到他的液体被吞下了。他感觉到大量被隐藏的扭曲的意识——他忍不住了,当那团令人难以忍受的火焰扫过全身时,他颤抖着大声喊出来。

在药物的力量逐渐消逝前,Mark失去了知觉。

-

当他醒来的时候,床上有许多不知道什么的碎屑,Sean发誓这次不是他弄的。

Mark并不再那么在意了——不管怎么样,他们不会再让它出现在床上了。


FIN.


评论 ( 5 )
热度 ( 17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