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一个爱一个,开个坑随意坑

还没写到肉,我就坑了

Eduardo动作缓慢地解开自己衬衣的第三颗扣子,将自己一半的锁骨以及大片的胸口袒露在空气中,他咬着自己的嘴唇,使它变得红肿,“Mark,你不觉得很热吗?”

Mark噼里啪啦编程的声音停顿了足足有一秒钟,之后才继续传来,听上去他毫不在意,“并没有。”

“哦……”Eduardo叹了口气,放过了自己早就被蹂躏发红的嘴唇,他起身去冰箱拿来一杯冰激凌和一个小勺子,无聊地靠到了Mark身边。

电脑光线的照射下,Mark眼中映满了奇怪的符号,全是Eduardo认为毫无联系的字母数字的拼凑,可同时又十分性感。没错,该死的,冰冷的,性感。Mark的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线,毫无表情,只有手在不停地运动。Eduardo装作不小心碰到了Mark的手臂,确定他不是机器人后,才将冰激凌盖子掀开,挖了一勺送进嘴里。

嘴唇因为触碰到冰凉的食物而微微颤抖,在原先的红上又提高了一个色度,他的牙齿细微打颤,舌头沾着白色的冰激凌等它化开,最终喉结翻滚了两下,液体流入喉咙中。Eduardo认真地看着自己的“好朋友”Mark,他们已经当了五个月的朋友,四个月的好朋友了,可是Mark还是不敢承认——这让Eduardo不禁怀疑自己的魅力。

也许Dustin根本就是胡说,Eduardo忍不住噘嘴,心里抱怨着,又挖了一大勺冰激凌塞到嘴里。气愤的他根本没发现冰激凌沾在了嘴角,而Mark停下了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,盯着他,准确来说,他的嘴角。

对于Mark突如其来的注视,Eduardo没有做好百分百的准备,天哪,谁知道他分神的时候,Mark会投来注意呢?于是Eduardo显得有些慌乱了,他顺着Mark的目光,猜测发生了什么,抬起手背就要擦拭嘴角。

“额,Mark?”Eduardo的手抬起的瞬间,就被Mark握住了手腕。Mark凉凉的,真舒服。

“Wardo,你不该这么做——”Mark飞快地吐出几个单词,飞入Eduardo的耳朵中形成完整的句子,他单调的声线毫无波澜,仿佛讲述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,“如果要勾引我的话。”

Eduardo控制不住自己的脸颊飘上红晕,Mark的话在他的头脑中炸开了花。一部分羞耻心造成了他脸红的事实,另一部分隐藏的欲望呐喊着腰冲破脑海,传过皮肤,呼出热气。

Mark知道,Mark早就知道了。

可这个真相的认知,没有让Eduardo好受多少,他结结巴巴地,按照过去多年的教育形成的本能反驳道:“我,我没有。”

嘴角的冰激凌伴随着Eduardo的嘴张开闭合一些奶油融化流入了嘴巴里,他无法分心给耳朵去听Eduardo说了什么,Mark只知道Eduardo现在肯定是甜的,虽然他的Wardo一直都是甜的。还有他一定会甜蜜地否定自己这几天过于刻意的行为细节。

如果Wardo想要的话。

“好吧,你没有勾引我,但是种种迹象让我产生了你在勾引我的错觉。Wardo,如果你想更进一步,现在大概是时候了。”Mark说完,将电脑键盘往前一推,眼睛直直地锁定了Eduardo。他的左手,在Eduardo看不见的地方缩成了拳头,脚趾也忍不住蜷缩——Mark在紧张,自信有时候称得上自大的Mark居然为了“好朋友”可能在勾引他而紧张。

太可爱了。Eduardo考得上哈佛,学习成绩优秀,同时观察力也不赖,所以他成功注意到了Mark的举动,这实在是太可爱了。但他不能说出来,不然Mark一定会生气,他讨厌被人家说可爱加上卷毛这两个字眼,虽然这一点也很可爱就是了。

Eduardo歪着头,嘴角抑制不住扬起了美妙的弧度,身体渐渐靠近Mark,将自己的嘴唇完全贴合在对方的。

 

“Wardoooo……”Dustin哭丧着脸,将头埋在酒瓶子堆里,呜咽出声。

Eduardo算得上是友善的朋友了,所以在聆听了Dustin怎么被前女友甩掉,被前前女友劈腿的故事一个多小时后,才翻了第一个白眼。可他还是耐心地抓着Dustin的肩膀叫他别喝了,喝了前女友也回不来的。

Dustin用袖子管抹了一把眼泪,还哼唧了两下,“Wardooo!你无法理解我被甩有多难过……而且Mark今天下午还嘲笑了我……哼呜呜……”

他的抽泣声让Eduardo忍不住软下心来,“我已经很久没有感情生活了,Dustin,起码你两个个小时前还有女朋友。”

“什,什么!你居然和我说你没有感情生活!”Dustin抓着酒瓶子,又灌了一口,“你和Mark一样在笑我!!”

“我没有笑你,Dustin。”Eduardo拍拍他的肩膀,让他冷静下来。

Dustin涨红了脸,“你和Mark天天在我面前眉来眼去,还热衷于玩爱的眼神追逐游戏!真是见鬼了,Mark那么想操你,你们为什么不能去来一发!还要假装是好朋友!”

“额……”Eduardo被哽住了喉咙,顿时说不出话来,首先他被Dustin跑题的能力给吓到了,然后才还是咀嚼他话里的几个关键性字眼。过了大半天,他才恍惚地盯着Dustin吐出几个词来,“Mark,想,操我?”

“没错!没错!我早就想说了!天哪,我为什么要不小心听到Mark自慰喊你的名字!”Dustin的眼角又泛红了,看上去他真的很伤心,“我实在受不了你们这么装模作样了!”

Eduardo的大脑被酒精冲刷了一遍,但此刻还能勉强运转,于是他得先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。这可是有关Mark的事,一切关于Mark的事他都想要知道。

“Dustin,你喝醉了。”

“不,我喝醉了也知道Mark那个混蛋要和你上床!哈哈,Chris的雷达也扫到你们了,所以你们别装得多了解感情似的,来安慰我,我才是那个现在单身的人!”

噢,这有些超过了。Eduardo默默拿起酒杯来遮盖自己发烫的脸颊,他以为Mark并不想要自己,所以他就这么安心呆在好友的位置,不敢移动。Dustin的话却撬开了一点希望,也许,Mark也想要自己?

那张面瘫脸下,究竟藏着些什么?Eduardo迷迷糊糊地又喝下一口酒,他得亲自验证一下。

一切关于Mark的事他都想要知道。

 

这就是Eduardo为什么最近绕着Mark的时间加长,并且肢体接触频繁的理由了。事情并没有Dustin口中那么顺利。更糟糕的是,Dustin第二天嚷嚷着头痛,而且忘了昨晚他说的所有话,Eduardo甚至没有人可以讨论关于Mark的想法。

他不敢直接向Mark求证,好不容易和Mark成为好朋友,而他需要作出最有利的打算。这个时候,Eduardo变得无比精明,他选择故意在Mark面前做一些类似勾引的事情,如果Mark不理解自己,那他们依然可以做好朋友。

现在,结果显然往好的那方面发展了。

Mark的手掌贴在Eduardo的后颈,将他拉向自己,他们的嘴唇小心翼翼地碰在一起,嗅着对方身上独特的气味。就像是两个刚刚学会接吻的小孩子,总得有人迈出第一步,Mark半眯着眼睛,注意到Eduardo剧烈颤抖的睫毛和发热的两颊。哦,看来Eduardo真的很喜欢自己。

Eduardo的嘴唇有糖果的甜味,混着冰激凌的奶香味,Mark忍不住伸出舌头舔去他嘴角那些诱人的冰激凌。Eduardo似乎也受到了鼓励,他张开嘴巴,邀请Mark。于是他们真正意义上,接吻了。




自己都觉得自己不是人(

还是存一下

评论 ( 3 )
热度 ( 17 )
  1. 御手洗灵异讲道理的老实人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