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一个爱一个,开个坑随意坑

都是写了,然后坑的

ooc那梗


Eduardo知道自己不该这么一惊一乍的,如果被他的父亲看到免不了一顿批评,可是现在的情况也太诡异了吧——他的前合伙人(还是已经闹崩了的)的大腿搁在自己肚子上,就算再轻也是有一定重量以至于把Eduardo压醒。暂且按照自己的推理,这是Mark,他以十分亲密的姿势,那头深色的卷毛埋在自己的胸口,嘴里嘟囔着什么乱七八糟的梦语,Eduardo可没有耐心去听他讲了什么。

对于前合伙人和自己可谓是缠绕在一起的睡姿,任何一个正常男性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,当然Eduardo也是如此。他努力揉了两把眼睛,然后缓缓闭上,肚子上的压力并没有散去,于是他便再次睁开眼睛。

还是一模一样的场景。

Shit!Mark怎么会在自己床上!这不合理,自己在新加坡,而Mark离自己的距离有大半个地球这么远,就算是飞过来为了恶作剧什么的,这也太不值得了。当然,他没有忘记前几天自己刚刚在房间里装了最新警报系统——一只金毛,他还没有取名字。

Eduardo瞪大了眼睛,思考着Mark是如何让自己的狗听命于他,然后他歪过头往旁边看去,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——这特么根本不是自己的房间!可是墙上挂着的合照上分明是自己和Mark在接吻——操,Eduardo敢发誓,他真的喜欢女性,而不是这个一头卷毛脸色苍白的家伙(何况这个家伙还是个混蛋)。

“……”Eduardo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不轻,他隐隐约约好像还看到了照片里假Mark和假自己接吻后面是假Dustin被假Chris搂着。天哪,谁来给他一刀!

自己睡了一觉的时间,究竟发生了什么!Eduardo相信科学,然而科学却无法给他最合理的解释。鉴于他此刻神智还算清醒,旁边还有个混蛋的情况下,他可以问这个假Mark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Eduardo尽量小心地从被子里抽出手臂,摸索到了床头一个硬硬方方的东西,紧攥在手中,如果假Mark等会儿袭击自己,他相信自己有能力制服他,并送他去警局。他小心翼翼挪动自己的身体,可是假Mark似乎发现了他的行动。Eduardo这回终于听清楚他嘴里喃喃着一个名字——“Wardo……”,接着他的腰就被假Mark的手臂缠上了,假Mark的脸贴在自己的胸口处,轻轻隔着睡衣亲了一下,下身……

Eduardo刚想要怒吼,就感觉到假Mark在被子底下,用火烫微硬的什么蹭着自己的大腿。于是,Eduardo彻底愣住了,握着即将变成凶器的相框,他的手忍不住开始颤抖。

他,做了二十几年直男,从没想过和一个男人如此亲密,接吻、性暗示……最诡异的就是对象居然是Mark,那个和自己一样直的混蛋(现在Eduardo不确定了),Eduardo清楚地记得大学里他们在厕所和女生们搞上的那次,Mark明明也非常满足,难道他是装的?

在他惊呆了的几秒钟里,假Mark似乎已经有了清醒的意识,又拿下半身蹭了几下他的大腿,在没有得到回应后,他迷糊着将手伸进了Eduardo的睡衣里,爱抚着他的腰。

这种被抚摸的触感太过于真实,Eduardo忍不住打了个激灵,鸡皮疙瘩在手臂上迭起。他的头脑突然像被圣光照射一般清明,除了私闯民宅,假Mark还多了一项性骚扰的罪行,于是Eduardo为了自卫,将相框“啪——”一记糊在了假Mark脸上。

 

 

 坑


评论 ( 8 )
热度 ( 14 )
  1. 御手洗灵异讲道理的老实人 转载了此文字